精神病人思维广

想得太多,读得太少

0%

【持续更新】废话

消费主义陷阱

2020 年 5 月 19 日

最近集中看(学习)了一下营销和消费主义的陷阱。知道了钻石和藏獒都是营销号弄出来的东西……最近几年藏獒已经不行了,看钻石还能撑多久。

Osu!

2020 年 5 月某日,人在上海隔离中

苹果 2019 秋季发布会的一个视频中各种产品的无缝切换手法让我想到了《Bad Apple》,进而想到了 Osu! 这个音乐游戏,遂登录了一下自己的账号。

alt 用户资料
嗯,线上时间只有 62 个小时罢了——不过这显然是因为我大学宿舍没有接网,线下时间估计有个几倍的 😂。说起来,我当年的头像就已经这么黄暴了吗😳……关键是还没被举报过,大概因为基本上是单机游戏吧。

alt 用户资料
看这曲线,基本上是大学毕业就没玩了呀。其实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游戏对 macOS 的支持太差了,而我又不怎么用 Windows。

图中每首音乐右侧的数字是曲目的游戏次数,大体上并不是因为这首曲目多么带感,而是因为太难了打不过去为了刷分数冲排名 😂,下述。

alt 用户资料

这个图中每首音乐右侧的数字叫“pp 值”,在每一首音乐中获得的 pp 值加起来就是玩家的“战斗力”。这个游戏的排名算法挺好的,形式上比较类似 Google 的 pagerank(大概吧,记不太清楚了):

  • 规则一:只取一个选手表现最好的前几十首歌曲进行统计,赋予其 pp 值,且从 100% 开始依次赋予不同权重。曲目最右边的即是原始 pp。
  • 规则二:每一张图名次越靠前,获得的 pp 值越高;玩得人越多,同样名次获得的 pp值 越高。
  • 规则三:每一张图根据其难度有个自己的系数。

冲排名的黑话叫做“gang榜”,当年世界上好像只有 200 万注册账户,我应该是只肛到了 39000 名左右。三年前这个游戏已经有 800 万注册玩家,我上去玩了两把后发现排名也没怎么掉 😂,排名机制是真的稳这年头的新玩家是真的菜。刚才搜了一下,2019 年底注册用户已经有 1500 多万了。然而如此规模的游戏估计你们可能听都没听过吧。

打上花火

2020 年 4 月某日

最近无论在 B 站看啥,右侧的推荐栏都会有这个玩意,我心想 B 站的绅士们听(名为《打上花火》的)歌这么饥渴的吗 😂。今天随手点开发现居然是(几乎)完整的动画😳,还有中文配音,好吧我果然是星际选手(瞎子)。

alt 打上花火

毕竟在电影院看过,毕竟是 YouTube 播放几亿次的歌曲,勾起了很多不该有的回忆。

我这个月干了啥 😳

2020 年 3 月

网页开发直播和点播系统弄了一个月,感觉有点信息爆炸。列了一下接触的名词,好吧果然很操蛋:

ReactJS, Express, Webpack, Material-UI,
Typescript, Javascript, Nodejs,
Tencent COS, Tencent CDN, Tencent SCF,
Json Web Token, passportjs, Cookie & Session,
MongoDB, Mongoose,
WebSocket, SocketIO,
WebRTC, STUN/TURN, ICE,
RTMP,
HLS, FLV, DASH, ffmpeg, mp4box…

总结一下:写前端对大部分来说确实是浪费生命。

斯宾诺莎: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对于生的沉思。

这话真棒(滑稽)

游戏人生

今年 2018,感觉以前做错了很多事(误

十五年前:抄起 M4A1 维护世界和平
十四年前:踏上名为“伊苏”的大陆
十三年前:拔出霜之哀伤
十二年前:与噬身之蛇为敌

十年前:去澄空学园读书
九年前:在 LeMu 水下乐园打工

.
.
.

六年前:反对蒙斯克的暴政
五年前:听信盖联的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