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维广

想得太多,读得太少

0%

逼话:文艺地奸尸,竞技体育,呆着,保大人还是保小孩,越吃越喜欢吃,接受他人的好意

文艺地奸尸

2020 年 5 月 14 日

跟大家讲个笑话。

……昨天某群里的绅士们突然间猝不及防地扯到了奸尸的话题😳。

“……这更恶心的在于奸尸吧”

我旋即表示讨厌的是“奸”,而不是“尸”:
<“本能地反感一切非自愿行为[NosePick]”
<“自己的老婆死了,搞搞尸体我觉得也可以挺文艺的[Smirk]”

“你觉得正常人会在老婆/老公死了以后趁热来一发吗?你这个完全成了丧失暴龙兽了”

<“我不会写成趁热来一发,我会写成尸体都凉透了。”
<“比如设定上,深爱的人,生前因为种种原因,没办法啪啪啪——例如啪了后地球或者宇宙就会原地爆炸什么的。这时候其他人为了消除隐患,还强行弄死了其中的一个之类的。死后尸体都凉透了,忍了一辈子,终于可以啪了。这种冷感的情境下啪个尸体好像还更能衬托出爱。”

“[Doge]滚你吗的”

<“注重的是表达的情感吧,尸体只是个载体。”
<“不要那么黄[Smirk]。文学就是这样吧。”

.
.(略去一大段(不能见人的)内容)
.

< “我刚才只是举了个例子。干尸体也可以写成比较优雅和文艺的。”
<“关键是把性看成爱的延伸,性爱结合就行了。不要总想着性爱分离式地奸来奸去[Doge]。”
.
.(略去一大段(不能见人的)内容)
.

竞技体育

2020 年 2 月 29 日
竞技体育到底有何意义呢?我是说,在“肉体形态是人”这个前提下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到底有什么意义呢?高不过电梯,快不过飞机……似乎只剩下追求和超越自身极限的精神罢了——但我对这种精神也没什么感觉,毕竟地球上某个人能用 10 秒还是 9 秒跑完 100 米这种事与我真的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待着、呆着

2020年2月27日

Eureka!我突然有了新的理解。

或许“在家呆着“就是贴近“呆”的本意呢:在家呆着,无所事事 😂。

而“待”就是“等待“的意思:“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在此待着不要走动”。

所以没有“无所事事“等意思就不用“呆”了——但其实也不需要用“待”:昨天在家码代码。

顺便还想到了“亿万富翁“等“智障”词汇。过去用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我都能理解,现在的这个“亿万富翁“是他妈有多少钱?一定不是因为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2020 年 2 月 24 日

无意中想到了一个傻逼问题:“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我个人是不太明白为何要保小孩的。

从生物学和群体繁衍角度来说,一个大人可以生很多个小孩,所以用一个还不知道以后是否可以繁衍后代的“东西”来交换一个已知可持续繁衍的“东西”,显然是不明智的。

从感情的角度来说,肚子里的孩子尚且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感情。特别是对男人来说,即便是自己的小孩也并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孕育过程,在我看来男方“自己的”小孩跟领养的或者“捡来的”并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例外或许是女方,女方可能觉得自己孕育了一个生命,因此有一些特殊的感情。没查证,但我总觉得这种感情也有可能只是自我感动,觉得自己伟大?

从孩子的角度来说,生下来便没有母亲真的幸福吗?

综上,百害而无一益。

越吃越喜欢吃

2020 年 2 月 20 日

最近对“不是越喜欢吃越吃,而是越吃越喜欢吃”更认同了。

听音乐也是一样的吧,“不是越喜欢越听,而是越听越喜欢”——只要乐曲本身不那么差的话。之所以说这句话,不外乎很多以前“完全听不懂”的古典乐,听了个十几遍后也觉得特别有韵味和好听了。我个人对此的猜测是不同的古典乐的“模式”相差太大,或者说是与我们日常听的流行音乐的模式相差太大,所以需要时间去发现它们的美——反观流行乐的话,其实很多模式都差不多的,不是吗?比如假设副歌是 C,主歌是 A B 的话,就有 AC BC C 或者 C AC BC 这种模式。比如日本流行乐,和弦进行大体也就是“卡农进行”,“小室进行”,“王道进行”。(中国乐坛的话,听说大概是 4536251?)(说起来,我好像在这一篇里提过?)

比如 30 年大毒瘤的小室进行,里面就有《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千本桜》、《Summer》、《夏影》等,还有中島美嘉、米津玄師、AKB48 等一票团体的歌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069720?p=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68935

(嗯,本人不懂音乐👋)

(小声逼逼:或许和女生相处也是一样的吧,不排斥的话可能会“越相处越喜欢”。)

接受他人的好意

2020 年 1 月 27 日

近年来不断感觉到自己是个很难接受他人的好意的人——如“应邀去旅行”或者“享受机场接送服务”这种。最近觉得这或许和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有关。

两个因素:一是亲戚给的压岁钱也不让拿、熟人给的糖果也不让拿……或许就是这些事情的积累,久而久之让自己变得很难接受别人的好意。但这更可怕的是也很难给予别人什么:没得到过,又怎么会去给予呢?换句话说,不经历“人人为我”,怎么可能做到“我为人人”——孩童可是一张白纸。二是生活本身也基本是在不富足、无盈余的状态;自己吃不饱的时候似乎挺难去分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