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维广

想得太多,读得太少

0%

归国

流水账警告。
戾气开篇警告。
日天艹地怼空气警告。

最后一周的短租房

去成田机场的路上,我一直在询问在日本最后一周住的短租房的退租事宜。越想越气,就写下了下面的段落:

“……不过我似乎没有看到与房屋退款结算有关的条例(不是水电煤气费),以为理应默认日元结算,因为日元是(这里的)法定货币和流通货币,所以我问你们是最后一天当场退现金还是之后转账,结果你跟我说微信支付?没懂,微信支付是几个意思?我跟你钞换汇了?

“我租房的时候有些人一口一个房源紧张赶紧定,我顶着雨从千叶市川市跑到新宿结果我入住的时候发现就没人?‘要不你租一个床位算了’这种话不说也罢,竟然还随口一句让我别碰另一个床位?钱都付了不让碰的?国内的学生因为疫情来不了,房源空着,你们把宿舍租出去,做生意就做生意呗,谈什么情怀,你们的房价比 sakura house 便宜到哪吗?做慈善的早稻田大学之后提供了一天 500 日元的低价服务,你们双人间(两个床位)一天 4000 日元不包水电煤气,且一周起订,这哪里有“为困在日本的归国学生提供低价住宿”的说法?

“入住的时候也不量体温了,管控个屁,丢中国人(大使馆)的脸。这点我甚至觉得可以举报。

“——不过回想起来,订房的时候确实当场有一位亲切的男性跟我说没必要订两个床位,但也没明说原因,还陪我去了便利店取钱——即使店铺很好找,只有几步路,赞。最后的护目镜小哥也非常热情亲切,让人感觉宾至如归,严重拉高了平均分。真的建议他俩换个好一点的公司接着干。

“所以我说,各位还是喜欢发国难财和战争财呀!👍👍👍

“患难见真情,患难见真情!👍👍👍 ”

大概就是这样,最后还是以日元结算了,虽然是我付的转账手续费。其实很我要是日元存款够还信用卡的话,确实应该当场要它们付人民币的,按那个汇率,绝对可以让它们亏一笔。恨就恨自己穷呀!

顺便,各位姥爷们请不要吐槽我的引号使用

alt 成田 T1 F 柜台,一

成田机场

  • 机场空空如也,我这个北翼(还是南翼来着,记不得了)似乎就只开了 F 柜台。排队等托运的乘客都被要求填写“健康卡”,排队的间距也比较大。
  • 排队托运行李时就被全副隔离装的工作人员测了体温。那表上还有候机时的体温,登机前的体温两个格子,不过后来都没测了。我觉得挺好的,2 个小时根本没必要测这么多次,这是病毒不是蛇毒。
  • 穿防护服的乘客也太多了点。可能真的只是我心大吧,总觉得戴了个口罩,最多再加个手套一点问题都没有。
  • 大部分海关前的商店和海关后的免税店都关门了,只零星地开了些提供餐饮和烟酒化妆品的。不过关门的店铺也挺好看呀!虽然不是看橱窗就是了。
  • 某充满回忆的可以看飞机的观景台也被关闭了。

alt 成田 T1 F 柜台,一
alt 成田 T1 F 柜台,二
alt 成田 T1 商店

飞机上

  • 刚上飞机便领到了餐盒,包含面包、花生、牛奶等。我敢吃吗?我想要是客座率当真只有 75% 的话我是敢吃的——这样至少我吃的时候周围系着安全带的人们想打我也手也不够长。但现在周围一堆防护服哥们,我想还是算了吧。这时候机上响起了播音员小姐姐甜美的声音:

    • 机上广播 1:“……我们为各位准备了餐点……”。
    • 机上广播 2:“……请全程佩戴口罩……”。

    所以这机上乘客都天赋异禀,是要用菊花吃饭吗🤔可以戴着口罩吃饭的吗?那还真是人均卡卡西啊。正这么想着呢,只见一位防护服后书疑似“八代目雷影”大字的大佬在走过去又走过来。好吧,定睛一看,原来是“雪影 8#”。

  • 这趟从日本起飞在中国着陆的飞机,语音播报居然没有日语!想了想,妙啊,反正这时候外国人是没法入境和转机的,所以推出航班上都是中国人,那确实没必要加个日语广播了。再仔细想想,这根本不对头啊:一是仍有英语播报,按这个逻辑,英语播报也是多余的;二是国外长大的中国人不一定就听得懂汉语呀。所以大概就是航空公司脑子抽了可能就是单纯的歧视吧😂。

  • 顺带一提,我旁边的小姐姐做了三个小时高难度数独题目😳,是个狠人啊!而我看某哲学入门书笑了一路,她可能觉得我是个傻逼吧。

浦东机场

检疫与入关

  • 17:15 飞机着陆。
  • 17:45 走出飞机。
  • 19:15 拿到行李。

法外狂徒张三已经改名为张山。(原标题:张三或成历史眼泪。)
alt 张山

下飞机后首先就是交给检疫关事先填好的调查问卷,然后接受“审查”。“审查”这个必选服务大概开了十个左右的窗口,所以还是比较快的。我说我七天前吃过感冒药,因为那天搬家,在地铁上跑了一天,怕感染普通感冒,到时候万一有点症状,也说不清楚,机票就又作废了;检疫官表示理解。

走测温区,量体温。

之后就是领试管和做核酸检测,看那个管子,我还以为是抽血,结果是捅鼻子😂……由于初期心理准备不足,刺激太强,我“嗷”了一声,结果小姐姐说“……我还没进去呢。”我:“???”。没办法,闭上眼抓着大腿忍一忍。真是酸爽得 1b,捅得我 TM 是声泪俱下(可能是因为压迫到泪腺了),被捅爆后两个多小时后才恢复,怕不是比爆菊还难受。说起来,鼻子里居然可以捅这么深,奇怪的知识增加了。不过疼倒不是很疼,就是难受想打喷嚏。这里做检测也是八组并发,很快。

走测温区,量体温。入关审查,量体温。拿被消毒的托运行李。

其实这两小时的效率其实还挺高的,与后面要说的行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该喷的还是要喷:

  • 这两小时内连个喝(卖)水和吃(卖)东西的地方都没有。真死人了谁负责?
  • 这两小时内连个厕所都没有。路上的厕所不是被路障封了,就是贴了张纸,“请用前面的那间”。尿到地上好不好?
  • 没电梯——不,电梯给工作人员用了,乘客就是屁呗。
  • 这两小时内就算测了无数次体温,问了两次话,做了核酸检测,托运行李消了毒,我还是认为漏洞巨大:
    • 👍 只给托运行李消了毒,随身行李并不消毒(后面去宾馆的时候也是一样)。这尼玛单给托运行李消毒的意义何在?
    • 👍 商场里都能见到的手指消毒液,这里没有 🙃——不,这里其实有,但那是给工作人员用的,不是给我等贱民用的。我就想,他们是不是认为手摸过消毒后的行李就自动消毒了?
  • 无论核酸检测的结果如何,都要隔离 14 天。不如先隔离 14 天,出来前再做核算检测确保万无一失?

(去)宾馆隔离

  • 19:20 人员分流。
  • 19:35 开始等待去“集中营”的班车。
  • 20:15 上车。其实车就在眼前,硬生生地站在车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sb
  • 20:36 老司机发车。

这两个小时是真的慢,等得人快要发疯。

人员分流时,在上海没住处的“往右走”。都到这里了,还要量体温……???有病!你们是检测病毒还是蛇毒啊?😂

黑色屏障还挺带感的,永生难遇,拍一张纪念。
alt 浦东 T2 分流,一

这个“酒店班车”不知道是不是疫情区间加上的,如果是,那可以算是上海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了。有一说一,我离开日本前本想在浦东机场的官网查查隔离的流程、开销、注意事项等,但是无论中文页面还是英文页面都几乎看不到跟疫情有关的调整措施,似乎肆虐了几个月的疫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果然还是我想太多。
alt 浦东 T2 分流,二

登记信息可以扫二维码,这本意是好的。但弄成“只能扫二维码”,那经过这长途跋涉,手机没电了如何解决呢?你们准备好了充电宝或者插座吗?我后面的大妈手机还真就没电了,不过我赶时间,溜了溜了。

二维码里面的“目的地一栏”设计得十分“睿智”。点开就只有“黄浦、长宁、徐汇”三个选项——既没有滚动条,也没有占到屏幕底部。嗯?那我是外地人啊,我怎么办?问了第一个防护服工作人员,他思考了几秒,直接让我“问前面的保安”。嗯?哪来的保安?有个屁的保安!接着往前走,正巧看到(听到)一群人围着一个防护服问同样的问题,方才知道那玩意其实是个列表,是可以往下滑动的,下面有其他省份。这个 UI 设计,可真是太睿智了。(这里忘了截图)

等上车,这可等了很久。一开始说,车来了,大家拿行李。我们拿着行李站着等了快 10 分钟,却跟我们说“在交接班,你们坐回去再等等”。情理之中,那我们就坐回去等等。没多久,又说车来了,我们就这样站着,拖着行李,看着后面的人坐着,又等了 10 分钟。这没往前走几步,又在出口前等了 5 分钟。好不容易出了出口,在车子前面又等了 10 分钟。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鸡巴?交接班交接半小时的?就算交接半小时,怎么能前面的一波坐着等,后面的一波坐着等,你们也是坐着等,就我们要背着和拖着沉重的行李站着等,看你们坐着等?可能还是没有同理心吧,完全感受不到别人的痛苦。

alt 浦东 T2 等车,一
alt 浦东 T2 等车,二
alt 浦东 T2 等车,三

终于等到上车了,上车的时候那些工作人员就看着柔弱的小姐姐了几次都拎不起来行李仍然无动于衷。还是旁边放好行李的乘客帮忙解决了。

  • 21:23 被车上工作人员告知“即将到达松江区某‘算不上星级的经济宾馆’”。
  • 21:40 抵达酒店门口。(最后 3km 开了 17min。现在也会堵车的吗 😳。)
  • 22:15 进入酒店房间。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差不多从浦东到了虹桥,被告知“即将到达松江区某‘算不上星级的经济宾馆’”。我这一听,好啊,房费一天 200 多能解决了?我一查,这也叫经济宾馆?你们有点奢侈的啊,都是年薪几十万的 😂?酒店具体配置后述。

alt 上海车上

入住酒店

下车进酒店的时候小哥倒挺热情的,帮小姐姐们拿了点行李,也主动问了一些“看起来柔弱的男生”。不过不知道跟机场那里是不是同一批人。但我估计他们是出于善心,而不是职业本身的要求——服务业可以改进的空间真是巨大啊。

顺带一提 1:这一路有个女生老眼熟了,怕不是我那个研究所 16F 休息区对面的实验室的,这发型眼镜脸型都一模一样的啊靠😂。懒得问。

顺带一提 2:排队交钱进宾馆时,我前面那个小红(棒球)帽可爱小姐姐是真·回族的,清真的,要求送餐不带肉的那种(不是“阿红”亲手杀的也不能吃啊)。我……我觉得猪肉真香我要保密。😂

进入酒店房间。有一说一,撇开地理位置,这酒店一晚上 400 肯定是不算贵的(但这不是问题的本质,后述):房间跟我在意大利住的差不多大,二三十个平方,电视估计有个四五十寸吧,插座很多,有不间断电源,甚至还有“预设灯效”,难道也是“灯大灯亮灯闪烁”那一类的?卫浴方面,马桶带个“会喷水的马桶圈”,浴室水压超级足,两个喷头都是好的。酒店的 Wi-Fi 也不需要手机号身份证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是太……太赞了!我的天啊这还是中国吗我不会穿越了吧?(希望不是因为我以前注册过“华住”的原因😳?)

但是啊,跟国内的其他宾馆一样,细节不太行,估计未来十年内也是做不好的。比如体重计是坏的且背面还黏了几根毛,地板有污点污块它们不擦,枕套被套有些地方发黄,体重计下面有几根毛而且其本身还是坏的。茶杯旁边的盒子里,我以为会有点茶叶,打开一看只有两袋白糖,所以是让我泡糖水喝吗😂?盥洗的水龙头出来的水一股锈味,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口腔出血了。

alt 上海美居酒店,一
alt 上海美居酒店,二
alt 上海美居酒店,三
alt 上海美居酒店,四
alt 上海美居酒店,五

隔离措施

下面我们来看看隔离措施,基本上就是按上级旨意写写,也不会认真做的那种。

alt 酒店隔离措施,一

  • 首先我并不想自己完成房间内的消毒工作,但酒店没问我也没得选,所以我可能是假的后浪
  • 然后为什么开窗 30 分钟就能给空气消毒了……上海市人民呼吸的都是消毒气体吗?
  • 其次,100 片消毒片怎么想都不够啊,14 天里,给环境消毒需要消耗 28 片,还剩 72 片,也就是说只够 7.2 次大便使用,所以只好两天拉一次屎了?
  • 最后,这个“大便前 2 小时投入”也有点太过分啦,难道要想拉屎的时候先憋上 2 小时吗 😂?

不过还是想说,文案辛苦了!

alt 酒店隔离措施,二

  • 初中和高中老师一再强调,写文章不能“一逗到底”。你说这个“外卖不予配送”与“隔离病毒隔离不开温暖的心,我们就在您身边”有啥关系?是因为心很温暖所以不给配送呢,还是因为你在我身边所以不给配送呢?另起一行不过分吧。
  • 感觉写的时候就是想自己批量配送三餐来赚一笔吧。

再说说测体温的事,写的是每天早晚两次,执行时是每天早上 9:00 左右和中午 12:30 左右有人会来测——肯定不能让自己测啊,政府怎么会相信隔离的患者自己测的体温呢(滑稽)。也好,大家都开心,比如晚上做爱也不用担心被打扰了。测体温的时间极其不规律,前后可能会差一个多小时,所以午休是不可能安心午休的。虽然 2020 年了,但感觉很多人还是缺乏计划性和时间观念。

一日三餐

先说说伙食吧,第一天的早饭是一个小的煮鸡蛋、一个肉包、一碗小米粥加榨菜。午饭只有十四个饺子加黑醋(手动)一个(不甜的)梨子,当时我真的是觉得你 TM 是把我当人还是当猪?还有,这狗屁玩意一天敢收 65 RMB?说你们发“战争财”吧,又不承认!

alt 一日三餐,一

好在第一天晚上开始,一切都正常了,非常小份的蔬菜 x3 加上一个小鸡腿,还有酸奶。第二天的早饭也更好了,面包、煮鸡蛋、牛奶。不过呢,给水果不给小刀或者刨子,我要是对皮过敏或者觉得脏,是要伸出爪子给皮扣干净?给酸奶也不给吸管或者勺子,看来没办法优雅地喝了,只能像狗一样用舌头去舔干净。

alt 一日三餐,二

alt 一日三餐,三

本想说“所以就这样吧,知足常乐”,但是两周住下来,发现面包牛奶和鸡腿都是稀有物,早上的稀饭才是常态;中午也有三次收到了黑醋饺子,吃起来感觉一次比一次难吃。第二次收到饺子的时候我把它扔了,泡了第一天夜里给的康师傅泡面;第三次收到饺子的时候我忍无可忍点了麦当劳的外卖……

这个外卖吧,应该是可以点的,毕竟他们不专业,也没法提供清真食物,所以对面的小姐姐就每天外卖。但是这个外卖也是蛋疼,送到酒店后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送上来,打电话询问后才知道每天只有 11 点和 5 点送两次,哎呀早说呀靠。还好经过装可怜和协商,给我送来了……

总结一下,配餐不值那个价格,口感就不说了,营养很不均衡,碳水化合物太多,蛋白质太少,维生素就那样吧,好在每天有个水果。带回来的维生素片也算是立功了,正好吃完。配餐时间也及其不规律,比如今天 16:45 收到了晚餐,请问我是应该等它冷凉了再吃吗?

俯瞰风景

空之境界让我想到了这个标题这个标题让我想到了《空之境界》。

alt 一日三餐,三

窗外的风景还不错,我很喜欢这种错落有致的感觉。

日行一善

讨论:隔离的收费标准

疫情是突发事件,有其专款。所以我认为强制隔离并强制自费的本质就是在归国的人身上收了额外的税,用于疫情防治。所以这笔钱我究竟该出多少?我认为底线是成本价。因为我本可以在家隔离,是(上海)政府强制我定点隔离,我没得选。这样如果收取的费用高于成本价,那就是不合理,就是霸王条款和强制消费——把我绑架到了一个地方,强制我进行消费,而我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若不然,按照自由市场,我为什么非要在你这里住上十几天让你赚钱呢?说好的共渡难关抗击疫情呢?怎么就变成了榨取一部分人的钱来充实另一部分人的腰包呢?还是说我们不配做人民呢?从当初的 200 一天变成现在的 400 一天,上海政府的这种做法如果不是在拉动本地内需和经济,那是什么呢?摸着良心说,那些吃的,批发价能卖到 65 RMB 一天?在外面的不都是商人,也有屌丝穷苦学生,而他们连选都没得选,真可怜。而且说穿了我也不是回来避难的,艹。

收费不合理什么的,那是你们太穷了。从不去解决问题,而是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难怪这土地上后来也没什么带哲学家,可能都被解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