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维广

想得太多,读得太少

0%

搬家

处理完家电、扔了十几袋 45 L 的垃圾后,就这样左手推着右手拉着前胸挂着后背背着(行李)匆忙地离开了生活了 3 年多的地方——本想说这辈子应该连路过都不会路过了,但仔细想想,其实大多数生活过的地方都是这样的吧。

南行德的最后一个落日
alt 南行德的最后一个落日

本打算在南行德处理完垃圾后回“粉红宿舍”睡个好觉然后第二天再去等着查房还钥匙的,但垃圾的量实在太大根本处理不完。还好中途目标明确,优先处理了粗大垃圾。之后跟时间赛跑,赶了个接近末班车的车次。结果就是 6 小时候后又在车上了,两天睡了不到十个小时 wtf 😳。(累的同时感觉自己一个人老厉害了,仿佛回到了 4 年前。)

这时间点,要是在中国就没地铁咯
alt 末班车

“杳无人烟”的月台
alt 末班车的站台

一坨行李
alt 一坨行李

顺便,我一个千叶的种地乡下人,进京一趟真的不容易,就“顺路”考察了一下这边的防灾模式。首先,这边的法律是没有能限制公民移动的条例的,所以无法禁足,东京封城的本质也就是“劝您行行好”。所以东京都政府一开始的措施是建议关闭人多的非必要的封闭室内场所,如咖啡店、茶馆、图书馆。我去的那一间综合商场,里面的大部分店铺也是关闭的,只有稀疏的店铺开着,如手机维修点;且需要跟里面的店铺预约后才能进入。商场的电梯也重新编程了,比如设置成自动往返 1 楼和 7 楼的模式,不需要用手按——实在不行也有人帮你按——顺带一提,电梯前的向导小姐姐还挺漂亮的。邮局等地方也实行了限流,办业务需要在邮局外面稀疏地站着等着,而不是坐在里面。且窗口设置了隔离塑料,超市和便利店等地方也是这样。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乱用,东京的病例增长还是压不下去。于是我刚搬来的这一天,东京都宣布提高“自肃”强度,措施如取“禁止停车”🤔,还挺机智的,“出门就去近的超市买东西吧,憋虾🐔吧开车出去浪了”。

淡路町地铁口
alt 淡路町地铁口

某商场,电梯旁
alt 某商场,电梯旁

某商场,7F 一隅
alt 某商场,7F 一隅

顺便告诫各位泡沫型肥皂一天不能用太多次,用完后手会脱脂,如果不想像图中那样的话(没了油脂干粗活容易出血)。

被去脂的手指
alt 被去脂的手指


(这游戏的剧情还真不赖(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