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思维广

想得太多,读得太少

0%

憋说了,南京还是你大哥呀

南京半日游

(流量警告,内有 20 张大图。 墙内的姐妹兄弟没有 VPN 的话是基本看不到图的,可以现在直接 control + w “一键”告辞。)

活了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南京。嘛,说来也怪,我这么挑剔的一个人,对南京的印象居然还挺好的。

alt 升州城

那就还是按令人窒息的又熟悉的流水账的顺序来写吧。

先说一下南京与我家(安徽滁州)的相对地理位置。我家离南京特别近,以前 K 字头的红皮车过去车程只有 45 分钟,现在有了高铁, 18 分钟 就到了😳。南京不愧是安徽省会!不过因为滁州的高铁站离我住的地方太远(快 15km 了,对比之下,老火车站只有 2.2 km),又没有轨道交通,加上南京的高铁站(南京南)离老市区繁华地带也比较远,这次我索性就买了张 K 字头的车票,顺便重温一下快十年没坐过的普通火车的乘车体验。体验下来确实比较省时省力。然后虽然官方给出的乘车时长是 1 个小时,但其实来回都只需要 45 分钟。(也就是说火车要在站里停 20 分钟之久 😳……)说起来,我还以为会是红皮车或者白皮车,没想到(来回都)是绿皮车 😂。

滁州站。一辆货车。
alt 货车

南京站

下火车后,发现乘坐“特定车次”车票的人会被“防护服们”拖走,不知道是不是要核酸检测,还是只是简单地弄弄。(反正我不是,快步溜了溜了。)

南京站,建筑上还是挺漂亮的!其实刚下火车就有一种果然大哥还是那个大哥的感觉了。
alt 南京站,一

alt 南京站,二

列车停靠后,每一节车厢旁都有乘务员“站岗”,他们会检查登车乘客的票。这样整齐地站着,感觉比高铁带感呀。
alt 南京站,三

出站,换乘地铁 1 号线。南京站里火车换地铁超级方便,不需要二次安检,爽啊!(记得我有一次在虹桥机场国际线换国内线,安检了三次,简直呵呵 😑。)地铁的闸机是双扇门而不是三杠杆,完爆上海(很大部分地铁站)。站台的各种指路牌和标识很到位而且密度足够,不会出现在车里往外看,不知道在哪一站的情况,完爆上海。出站口甚至有公交信息(杭州也有),与北京那种颐和园站出去后都不知道颐和园在哪的垃圾城市比起来高下立判!(不记得上海的情况了。)地铁上的广播也不跟乘客瞎逼逼,音量合适,没有特别吵,印象里深圳的某条去机场的线路其车上广播快给我整崩溃了。所以说大哥还是大哥呀。嘛,虽然感觉政府很努力了,但是这座城市的很多人还是学不会先下后上……

地铁站的公交信息告示牌,虽然很久没更新了。
alt 信息牌

说起来,地铁一号线里面的灯光是暖黄光,跟坐飞机似的 😂,不过比较亮。
alt 地铁一号线

新街口站的某出口
alt 新街口站的某出口

新街口某商场

出来后随便溜进了一间商场(地下楼层)逛了逛,感觉基本都是女装啊。曲曲折折,赞。音乐也挺舒缓的。(好像是不同区域有不同的音乐。)
alt 新街口站的某商场,一

alt 新街口站的某商场,二

出口也还行吧,就是二维码太 TM 辣眼睛了,直接毁了一副作品和一张作品。
alt 新街口站的某商场的某出口

商场出入口处的小广场上有些看起来还不错的雕塑。(手指挡到镜头了,请不要在意。)上一次在城市里看到这种类型的雕塑可能要追溯到去鹿儿岛旅游的时候了 🤔。说起来这一阵子空气挺不错的啊,意外意外!是不是因为疫情嘛。
alt 新街口站某商场前的雕塑,一
alt 新街口站某商场前的雕塑,二

新街口至升州城

这之后就是从新街口徒步走到升州城夫子庙那边了,沿途没怎么拍。印象大概就是人行道旁的参天梧桐大大大,路树成荫,赞!以及有些地方会传出来阵阵臭味。人行道的路就那样吧,不算好,也不算破。机动车道的路牌都是中英双语的,赞!就是这个湿度让人有点遭不住。

每个城市都会有的“一中”
alt 一中

要我说这地铁站指示牌也是有点精髓的……怎么说呢,这 “1 号线”怎么贴在侧面 😂哪来那么多废话,有就不错了。
alt 地铁站指示牌

政府提供的公共自行车的贷出率这么高的吗?大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alt 公共自行车

后面基本就都是(大尺度的)色图了。

升州城,大板巷

店铺基本都没开,基本就是在巷子里走走逛逛,看看风景。

嗯我就是从这里一个不小心进去的 😳
alt 大板巷,入口
alt 大板巷,一
alt 大板巷,二

35号建筑
alt 大板巷,三
alt 大板巷,四
alt 大板巷,五
alt 大板巷,六
alt 大板巷,七
alt 大板巷,八
alt 大板巷,九
alt 大板巷,十
alt 大板巷,十一

一些工艺品
alt 大板巷,~~物资~~工艺品

能把信息牌做好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哦
alt 大板巷,信息牌

这大概才是入口
alt 大板巷,十二

水游城

又是一个充满色彩的商场,看名字还以为是水族馆

就这样吧,阳光太强,对比太强
alt 水游城,一

这些店铺哦……一眼望过去,稍微有点回到了日本的错觉。虽然在日本好像反而没见过 Casio 就是了 😂
alt 水游城,二

alt 水游城,三

总觉得拍出了彩虹 😳
alt 水游城,四
alt 水游城,五

回廊是很形象很装逼了,但这个英语……Canyon 不是峡谷吗?
alt 水游城,告示牌

最后,还是遭不住小吃广告的谐气啊,MDZZ
alt 水游城,一

消费主义陷阱

2020 年 5 月 19 日

最近集中看(学习)了一下营销和消费主义的陷阱。知道了钻石和藏獒都是营销号弄出来的东西……最近几年藏獒已经不行了,看钻石还能撑多久。

Osu!

2020 年 5 月某日,人在上海隔离中

苹果 2019 秋季发布会的一个视频中各种产品的无缝切换手法让我想到了《Bad Apple》,进而想到了 Osu! 这个音乐游戏,遂登录了一下自己的账号。

alt 用户资料
嗯,线上时间只有 62 个小时罢了——不过这显然是因为我大学宿舍没有接网,线下时间估计有个几倍的 😂。说起来,我当年的头像就已经这么黄暴了吗😳……关键是还没被举报过,大概因为基本上是单机游戏吧。

alt 用户资料
看这曲线,基本上是大学毕业就没玩了呀。其实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游戏对 macOS 的支持太差了,而我又不怎么用 Windows。

图中每首音乐右侧的数字是曲目的游戏次数,大体上并不是因为这首曲目多么带感,而是因为太难了打不过去为了刷分数冲排名 😂,下述。

alt 用户资料

这个图中每首音乐右侧的数字叫“pp 值”,在每一首音乐中获得的 pp 值加起来就是玩家的“战斗力”。这个游戏的排名算法挺好的,形式上比较类似 Google 的 pagerank(大概吧,记不太清楚了):

  • 规则一:只取一个选手表现最好的前几十首歌曲进行统计,赋予其 pp 值,且从 100% 开始依次赋予不同权重。曲目最右边的即是原始 pp。
  • 规则二:每一张图名次越靠前,获得的 pp 值越高;玩得人越多,同样名次获得的 pp值 越高。
  • 规则三:每一张图根据其难度有个自己的系数。

冲排名的黑话叫做“gang榜”,当年世界上好像只有 200 万注册账户,我应该是只肛到了 39000 名左右。三年前这个游戏已经有 800 万注册玩家,我上去玩了两把后发现排名也没怎么掉 😂,排名机制是真的稳这年头的新玩家是真的菜。刚才搜了一下,2019 年底注册用户已经有 1500 多万了。然而如此规模的游戏估计你们可能听都没听过吧。

打上花火

2020 年 4 月某日

最近无论在 B 站看啥,右侧的推荐栏都会有这个玩意,我心想 B 站的绅士们听(名为《打上花火》的)歌这么饥渴的吗 😂。今天随手点开发现居然是(几乎)完整的动画😳,还有中文配音,好吧我果然是星际选手(瞎子)。

alt 打上花火

毕竟在电影院看过,毕竟是 YouTube 播放几亿次的歌曲,勾起了很多不该有的回忆。

我这个月干了啥 😳

2020 年 3 月

网页开发直播和点播系统弄了一个月,感觉有点信息爆炸。列了一下接触的名词,好吧果然很操蛋:

ReactJS, Express, Webpack, Material-UI,
Typescript, Javascript, Nodejs,
Tencent COS, Tencent CDN, Tencent SCF,
Json Web Token, passportjs, Cookie & Session,
MongoDB, Mongoose,
WebSocket, SocketIO,
WebRTC, STUN/TURN, ICE,
RTMP,
HLS, FLV, DASH, ffmpeg, mp4box…

总结一下:写前端对大部分来说确实是浪费生命。

斯宾诺莎: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对于生的沉思。

这话真棒(滑稽)

游戏人生

今年 2018,感觉以前做错了很多事(误

十五年前:抄起 M4A1 维护世界和平
十四年前:踏上名为“伊苏”的大陆
十三年前:拔出霜之哀伤
十二年前:与噬身之蛇为敌

十年前:去澄空学园读书
九年前:在 LeMu 水下乐园打工

.
.
.

六年前:反对蒙斯克的暴政
五年前:听信盖联的鬼话

文艺地奸尸

2020 年 5 月 14 日

跟大家讲个笑话。

……昨天某群里的绅士们突然间猝不及防地扯到了奸尸的话题😳。

“……这更恶心的在于奸尸吧”

我旋即表示讨厌的是“奸”,而不是“尸”:
<“本能地反感一切非自愿行为[NosePick]”
<“自己的老婆死了,搞搞尸体我觉得也可以挺文艺的[Smirk]”

“你觉得正常人会在老婆/老公死了以后趁热来一发吗?你这个完全成了丧失暴龙兽了”

<“我不会写成趁热来一发,我会写成尸体都凉透了。”
<“比如设定上,深爱的人,生前因为种种原因,没办法啪啪啪——例如啪了后地球或者宇宙就会原地爆炸什么的。这时候其他人为了消除隐患,还强行弄死了其中的一个之类的。死后尸体都凉透了,忍了一辈子,终于可以啪了。这种冷感的情境下啪个尸体好像还更能衬托出爱。”

“[Doge]滚你吗的”

<“注重的是表达的情感吧,尸体只是个载体。”
<“不要那么黄[Smirk]。文学就是这样吧。”

.
.(略去一大段(不能见人的)内容)
.

< “我刚才只是举了个例子。干尸体也可以写成比较优雅和文艺的。”
<“关键是把性看成爱的延伸,性爱结合就行了。不要总想着性爱分离式地奸来奸去[Doge]。”
.
.(略去一大段(不能见人的)内容)
.

竞技体育

2020 年 2 月 29 日
竞技体育到底有何意义呢?我是说,在“肉体形态是人”这个前提下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到底有什么意义呢?高不过电梯,快不过飞机……似乎只剩下追求和超越自身极限的精神罢了——但我对这种精神也没什么感觉,毕竟地球上某个人能用 10 秒还是 9 秒跑完 100 米这种事与我真的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待着、呆着

2020年2月27日

Eureka!我突然有了新的理解。

或许“在家呆着“就是贴近“呆”的本意呢:在家呆着,无所事事 😂。

而“待”就是“等待“的意思:“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在此待着不要走动”。

所以没有“无所事事“等意思就不用“呆”了——但其实也不需要用“待”:昨天在家码代码。

顺便还想到了“亿万富翁“等“智障”词汇。过去用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我都能理解,现在的这个“亿万富翁“是他妈有多少钱?一定不是因为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2020 年 2 月 24 日

无意中想到了一个傻逼问题:“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我个人是不太明白为何要保小孩的。

从生物学和群体繁衍角度来说,一个大人可以生很多个小孩,所以用一个还不知道以后是否可以繁衍后代的“东西”来交换一个已知可持续繁衍的“东西”,显然是不明智的。

从感情的角度来说,肚子里的孩子尚且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感情。特别是对男人来说,即便是自己的小孩也并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孕育过程,在我看来男方“自己的”小孩跟领养的或者“捡来的”并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例外或许是女方,女方可能觉得自己孕育了一个生命,因此有一些特殊的感情。没查证,但我总觉得这种感情也有可能只是自我感动,觉得自己伟大?

从孩子的角度来说,生下来便没有母亲真的幸福吗?

综上,百害而无一益。

越吃越喜欢吃

2020 年 2 月 20 日

最近对“不是越喜欢吃越吃,而是越吃越喜欢吃”更认同了。

听音乐也是一样的吧,“不是越喜欢越听,而是越听越喜欢”——只要乐曲本身不那么差的话。之所以说这句话,不外乎很多以前“完全听不懂”的古典乐,听了个十几遍后也觉得特别有韵味和好听了。我个人对此的猜测是不同的古典乐的“模式”相差太大,或者说是与我们日常听的流行音乐的模式相差太大,所以需要时间去发现它们的美——反观流行乐的话,其实很多模式都差不多的,不是吗?比如假设副歌是 C,主歌是 A B 的话,就有 AC BC C 或者 C AC BC 这种模式。比如日本流行乐,和弦进行大体也就是“卡农进行”,“小室进行”,“王道进行”。(中国乐坛的话,听说大概是 4536251?)(说起来,我好像在这一篇里提过?)

比如 30 年大毒瘤的小室进行,里面就有《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千本桜》、《Summer》、《夏影》等,还有中島美嘉、米津玄師、AKB48 等一票团体的歌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069720?p=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68935

(嗯,本人不懂音乐👋)

(小声逼逼:或许和女生相处也是一样的吧,不排斥的话可能会“越相处越喜欢”。)

接受他人的好意

2020 年 1 月 27 日

近年来不断感觉到自己是个很难接受他人的好意的人——如“应邀去旅行”或者“享受机场接送服务”这种。最近觉得这或许和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有关。

两个因素:一是亲戚给的压岁钱也不让拿、熟人给的糖果也不让拿……或许就是这些事情的积累,久而久之让自己变得很难接受别人的好意。但这更可怕的是也很难给予别人什么:没得到过,又怎么会去给予呢?换句话说,不经历“人人为我”,怎么可能做到“我为人人”——孩童可是一张白纸。二是生活本身也基本是在不富足、无盈余的状态;自己吃不饱的时候似乎挺难去分享的。

音乐

躺着听歌……

呀,已经许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躺着专心听歌听曲了。仔细想想,这音乐库其实是流淌了十几年的记忆长河,歌曲是碎片,音符是瞬间,平静时汇成涓涓细流,跃动时便波涛汹涌。这些歌曲承载着故事,或以歌词,或以韵律;故事或为现实的,或为虚构的,或是自己的,或是他人的。

🤔 音乐因何而创作,又为何被收藏。

纵观全貌与陷入细节

躺在床上发呆时意识到现在人似乎很少有时间发呆,嘛,大便时也要拿着手机,可能有时还拖着充电宝……

说到大便这事,想起来小时候我都是盯着地面和天花板看的:这五个(脏)点能连成一张脸,那两条纹路能组成一条河……这或许是说明我小时候就容易陷入细节(且自己意淫)而忽略全貌?

扫过一页文章,总是能先看到几个小错;观过一部影片,总是回想起一些新颖或感人的桥段——但是它讲了个什么故事来着?

放松的时刻

(2018年 4月 29 日,于去广岛的飞机中)

最放松的时间居然是在旅途中,飞机上。
可能是因为有正当的理由去“浪费”这段时间吧。
切断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静静地听着音乐,谁也无法打扰,更不用为此负责。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活着下来,但一旦落地后,便会是一段新的人生: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隐藏于人流中,不认识一个人。
这么一说还有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感觉。

研究内容像傻逼一样,根本没什么用。
即便可以永远地骗过别人,也骗不过此刻的自己。

流水账警告。
戾气开篇警告。
日天艹地怼空气警告。

最后一周的短租房

去成田机场的路上,我一直在询问在日本最后一周住的短租房的退租事宜。越想越气,就写下了下面的段落:

“……不过我似乎没有看到与房屋退款结算有关的条例(不是水电煤气费),以为理应默认日元结算,因为日元是(这里的)法定货币和流通货币,所以我问你们是最后一天当场退现金还是之后转账,结果你跟我说微信支付?没懂,微信支付是几个意思?我跟你钞换汇了?

“我租房的时候有些人一口一个房源紧张赶紧定,我顶着雨从千叶市川市跑到新宿结果我入住的时候发现就没人?‘要不你租一个床位算了’这种话不说也罢,竟然还随口一句让我别碰另一个床位?钱都付了不让碰的?国内的学生因为疫情来不了,房源空着,你们把宿舍租出去,做生意就做生意呗,谈什么情怀,你们的房价比 sakura house 便宜到哪吗?做慈善的早稻田大学之后提供了一天 500 日元的低价服务,你们双人间(两个床位)一天 4000 日元不包水电煤气,且一周起订,这哪里有“为困在日本的归国学生提供低价住宿”的说法?

“入住的时候也不量体温了,管控个屁,丢中国人(大使馆)的脸。这点我甚至觉得可以举报。

“——不过回想起来,订房的时候确实当场有一位亲切的男性跟我说没必要订两个床位,但也没明说原因,还陪我去了便利店取钱——即使店铺很好找,只有几步路,赞。最后的护目镜小哥也非常热情亲切,让人感觉宾至如归,严重拉高了平均分。真的建议他俩换个好一点的公司接着干。

“所以我说,各位还是喜欢发国难财和战争财呀!👍👍👍

“患难见真情,患难见真情!👍👍👍 ”

大概就是这样,最后还是以日元结算了,虽然是我付的转账手续费。其实很我要是日元存款够还信用卡的话,确实应该当场要它们付人民币的,按那个汇率,绝对可以让它们亏一笔。恨就恨自己穷呀!

顺便,各位姥爷们请不要吐槽我的引号使用

alt 成田 T1 F 柜台,一

成田机场

  • 机场空空如也,我这个北翼(还是南翼来着,记不得了)似乎就只开了 F 柜台。排队等托运的乘客都被要求填写“健康卡”,排队的间距也比较大。
  • 排队托运行李时就被全副隔离装的工作人员测了体温。那表上还有候机时的体温,登机前的体温两个格子,不过后来都没测了。我觉得挺好的,2 个小时根本没必要测这么多次,这是病毒不是蛇毒。
  • 穿防护服的乘客也太多了点。可能真的只是我心大吧,总觉得戴了个口罩,最多再加个手套一点问题都没有。
  • 大部分海关前的商店和海关后的免税店都关门了,只零星地开了些提供餐饮和烟酒化妆品的。不过关门的店铺也挺好看呀!虽然不是看橱窗就是了。
  • 某充满回忆的可以看飞机的观景台也被关闭了。

alt 成田 T1 F 柜台,一
alt 成田 T1 F 柜台,二
alt 成田 T1 商店

飞机上

  • 刚上飞机便领到了餐盒,包含面包、花生、牛奶等。我敢吃吗?我想要是客座率当真只有 75% 的话我是敢吃的——这样至少我吃的时候周围系着安全带的人们想打我也手也不够长。但现在周围一堆防护服哥们,我想还是算了吧。这时候机上响起了播音员小姐姐甜美的声音:

    • 机上广播 1:“……我们为各位准备了餐点……”。
    • 机上广播 2:“……请全程佩戴口罩……”。

    所以这机上乘客都天赋异禀,是要用菊花吃饭吗🤔可以戴着口罩吃饭的吗?那还真是人均卡卡西啊。正这么想着呢,只见一位防护服后书疑似“八代目雷影”大字的大佬在走过去又走过来。好吧,定睛一看,原来是“雪影 8#”。

  • 这趟从日本起飞在中国着陆的飞机,语音播报居然没有日语!想了想,妙啊,反正这时候外国人是没法入境和转机的,所以推出航班上都是中国人,那确实没必要加个日语广播了。再仔细想想,这根本不对头啊:一是仍有英语播报,按这个逻辑,英语播报也是多余的;二是国外长大的中国人不一定就听得懂汉语呀。所以大概就是航空公司脑子抽了可能就是单纯的歧视吧😂。

  • 顺带一提,我旁边的小姐姐做了三个小时高难度数独题目😳,是个狠人啊!而我看某哲学入门书笑了一路,她可能觉得我是个傻逼吧。

浦东机场

检疫与入关

  • 17:15 飞机着陆。
  • 17:45 走出飞机。
  • 19:15 拿到行李。

法外狂徒张三已经改名为张山。(原标题:张三或成历史眼泪。)
alt 张山

下飞机后首先就是交给检疫关事先填好的调查问卷,然后接受“审查”。“审查”这个必选服务大概开了十个左右的窗口,所以还是比较快的。我说我七天前吃过感冒药,因为那天搬家,在地铁上跑了一天,怕感染普通感冒,到时候万一有点症状,也说不清楚,机票就又作废了;检疫官表示理解。

走测温区,量体温。

之后就是领试管和做核酸检测,看那个管子,我还以为是抽血,结果是捅鼻子😂……由于初期心理准备不足,刺激太强,我“嗷”了一声,结果小姐姐说“……我还没进去呢。”我:“???”。没办法,闭上眼抓着大腿忍一忍。真是酸爽得 1b,捅得我 TM 是声泪俱下(可能是因为压迫到泪腺了),被捅爆后两个多小时后才恢复,怕不是比爆菊还难受。说起来,鼻子里居然可以捅这么深,奇怪的知识增加了。不过疼倒不是很疼,就是难受想打喷嚏。这里做检测也是八组并发,很快。

走测温区,量体温。入关审查,量体温。拿被消毒的托运行李。

其实这两小时的效率其实还挺高的,与后面要说的行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该喷的还是要喷:

  • 这两小时内连个喝(卖)水和吃(卖)东西的地方都没有。真死人了谁负责?
  • 这两小时内连个厕所都没有。路上的厕所不是被路障封了,就是贴了张纸,“请用前面的那间”。尿到地上好不好?
  • 没电梯——不,电梯给工作人员用了,乘客就是屁呗。
  • 这两小时内就算测了无数次体温,问了两次话,做了核酸检测,托运行李消了毒,我还是认为漏洞巨大:
    • 👍 只给托运行李消了毒,随身行李并不消毒(后面去宾馆的时候也是一样)。这尼玛单给托运行李消毒的意义何在?
    • 👍 商场里都能见到的手指消毒液,这里没有 🙃——不,这里其实有,但那是给工作人员用的,不是给我等贱民用的。我就想,他们是不是认为手摸过消毒后的行李就自动消毒了?
  • 无论核酸检测的结果如何,都要隔离 14 天。不如先隔离 14 天,出来前再做核算检测确保万无一失?

(去)宾馆隔离

  • 19:20 人员分流。
  • 19:35 开始等待去“集中营”的班车。
  • 20:15 上车。其实车就在眼前,硬生生地站在车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sb
  • 20:36 老司机发车。

这两个小时是真的慢,等得人快要发疯。

人员分流时,在上海没住处的“往右走”。都到这里了,还要量体温……???有病!你们是检测病毒还是蛇毒啊?😂

黑色屏障还挺带感的,永生难遇,拍一张纪念。
alt 浦东 T2 分流,一

这个“酒店班车”不知道是不是疫情区间加上的,如果是,那可以算是上海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了。有一说一,我离开日本前本想在浦东机场的官网查查隔离的流程、开销、注意事项等,但是无论中文页面还是英文页面都几乎看不到跟疫情有关的调整措施,似乎肆虐了几个月的疫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果然还是我想太多。
alt 浦东 T2 分流,二

登记信息可以扫二维码,这本意是好的。但弄成“只能扫二维码”,那经过这长途跋涉,手机没电了如何解决呢?你们准备好了充电宝或者插座吗?我后面的大妈手机还真就没电了,不过我赶时间,溜了溜了。

二维码里面的“目的地一栏”设计得十分“睿智”。点开就只有“黄浦、长宁、徐汇”三个选项——既没有滚动条,也没有占到屏幕底部。嗯?那我是外地人啊,我怎么办?问了第一个防护服工作人员,他思考了几秒,直接让我“问前面的保安”。嗯?哪来的保安?有个屁的保安!接着往前走,正巧看到(听到)一群人围着一个防护服问同样的问题,方才知道那玩意其实是个列表,是可以往下滑动的,下面有其他省份。这个 UI 设计,可真是太睿智了。(这里忘了截图)

等上车,这可等了很久。一开始说,车来了,大家拿行李。我们拿着行李站着等了快 10 分钟,却跟我们说“在交接班,你们坐回去再等等”。情理之中,那我们就坐回去等等。没多久,又说车来了,我们就这样站着,拖着行李,看着后面的人坐着,又等了 10 分钟。这没往前走几步,又在出口前等了 5 分钟。好不容易出了出口,在车子前面又等了 10 分钟。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鸡巴?交接班交接半小时的?就算交接半小时,怎么能前面的一波坐着等,后面的一波坐着等,你们也是坐着等,就我们要背着和拖着沉重的行李站着等,看你们坐着等?可能还是没有同理心吧,完全感受不到别人的痛苦。

alt 浦东 T2 等车,一
alt 浦东 T2 等车,二
alt 浦东 T2 等车,三

终于等到上车了,上车的时候那些工作人员就看着柔弱的小姐姐了几次都拎不起来行李仍然无动于衷。还是旁边放好行李的乘客帮忙解决了。

  • 21:23 被车上工作人员告知“即将到达松江区某‘算不上星级的经济宾馆’”。
  • 21:40 抵达酒店门口。(最后 3km 开了 17min。现在也会堵车的吗 😳。)
  • 22:15 进入酒店房间。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差不多从浦东到了虹桥,被告知“即将到达松江区某‘算不上星级的经济宾馆’”。我这一听,好啊,房费一天 200 多能解决了?我一查,这也叫经济宾馆?你们有点奢侈的啊,都是年薪几十万的 😂?酒店具体配置后述。

alt 上海车上

入住酒店

下车进酒店的时候小哥倒挺热情的,帮小姐姐们拿了点行李,也主动问了一些“看起来柔弱的男生”。不过不知道跟机场那里是不是同一批人。但我估计他们是出于善心,而不是职业本身的要求——服务业可以改进的空间真是巨大啊。

顺带一提 1:这一路有个女生老眼熟了,怕不是我那个研究所 16F 休息区对面的实验室的,这发型眼镜脸型都一模一样的啊靠😂。懒得问。

顺带一提 2:排队交钱进宾馆时,我前面那个小红(棒球)帽可爱小姐姐是真·回族的,清真的,要求送餐不带肉的那种(不是“阿红”亲手杀的也不能吃啊)。我……我觉得猪肉真香我要保密。😂

进入酒店房间。有一说一,撇开地理位置,这酒店一晚上 400 肯定是不算贵的(但这不是问题的本质,后述):房间跟我在意大利住的差不多大,二三十个平方,电视估计有个四五十寸吧,插座很多,有不间断电源,甚至还有“预设灯效”,难道也是“灯大灯亮灯闪烁”那一类的?卫浴方面,马桶带个“会喷水的马桶圈”,浴室水压超级足,两个喷头都是好的。酒店的 Wi-Fi 也不需要手机号身份证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是太……太赞了!我的天啊这还是中国吗我不会穿越了吧?(希望不是因为我以前注册过“华住”的原因😳?)

但是啊,跟国内的其他宾馆一样,细节不太行,估计未来十年内也是做不好的。比如体重计是坏的且背面还黏了几根毛,地板有污点污块它们不擦,枕套被套有些地方发黄,体重计下面有几根毛而且其本身还是坏的。茶杯旁边的盒子里,我以为会有点茶叶,打开一看只有两袋白糖,所以是让我泡糖水喝吗😂?盥洗的水龙头出来的水一股锈味,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口腔出血了。

alt 上海美居酒店,一
alt 上海美居酒店,二
alt 上海美居酒店,三
alt 上海美居酒店,四
alt 上海美居酒店,五

隔离措施

下面我们来看看隔离措施,基本上就是按上级旨意写写,也不会认真做的那种。

alt 酒店隔离措施,一

  • 首先我并不想自己完成房间内的消毒工作,但酒店没问我也没得选,所以我可能是假的后浪
  • 然后为什么开窗 30 分钟就能给空气消毒了……上海市人民呼吸的都是消毒气体吗?
  • 其次,100 片消毒片怎么想都不够啊,14 天里,给环境消毒需要消耗 28 片,还剩 72 片,也就是说只够 7.2 次大便使用,所以只好两天拉一次屎了?
  • 最后,这个“大便前 2 小时投入”也有点太过分啦,难道要想拉屎的时候先憋上 2 小时吗 😂?

不过还是想说,文案辛苦了!

alt 酒店隔离措施,二

  • 初中和高中老师一再强调,写文章不能“一逗到底”。你说这个“外卖不予配送”与“隔离病毒隔离不开温暖的心,我们就在您身边”有啥关系?是因为心很温暖所以不给配送呢,还是因为你在我身边所以不给配送呢?另起一行不过分吧。
  • 感觉写的时候就是想自己批量配送三餐来赚一笔吧。

再说说测体温的事,写的是每天早晚两次,执行时是每天早上 9:00 左右和中午 12:30 左右有人会来测——肯定不能让自己测啊,政府怎么会相信隔离的患者自己测的体温呢(滑稽)。也好,大家都开心,比如晚上做爱也不用担心被打扰了。测体温的时间极其不规律,前后可能会差一个多小时,所以午休是不可能安心午休的。虽然 2020 年了,但感觉很多人还是缺乏计划性和时间观念。

一日三餐

先说说伙食吧,第一天的早饭是一个小的煮鸡蛋、一个肉包、一碗小米粥加榨菜。午饭只有十四个饺子加黑醋(手动)一个(不甜的)梨子,当时我真的是觉得你 TM 是把我当人还是当猪?还有,这狗屁玩意一天敢收 65 RMB?说你们发“战争财”吧,又不承认!

alt 一日三餐,一

好在第一天晚上开始,一切都正常了,非常小份的蔬菜 x3 加上一个小鸡腿,还有酸奶。第二天的早饭也更好了,面包、煮鸡蛋、牛奶。不过呢,给水果不给小刀或者刨子,我要是对皮过敏或者觉得脏,是要伸出爪子给皮扣干净?给酸奶也不给吸管或者勺子,看来没办法优雅地喝了,只能像狗一样用舌头去舔干净。

alt 一日三餐,二

alt 一日三餐,三

本想说“所以就这样吧,知足常乐”,但是两周住下来,发现面包牛奶和鸡腿都是稀有物,早上的稀饭才是常态;中午也有三次收到了黑醋饺子,吃起来感觉一次比一次难吃。第二次收到饺子的时候我把它扔了,泡了第一天夜里给的康师傅泡面;第三次收到饺子的时候我忍无可忍点了麦当劳的外卖……

这个外卖吧,应该是可以点的,毕竟他们不专业,也没法提供清真食物,所以对面的小姐姐就每天外卖。但是这个外卖也是蛋疼,送到酒店后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送上来,打电话询问后才知道每天只有 11 点和 5 点送两次,哎呀早说呀靠。还好经过装可怜和协商,给我送来了……

总结一下,配餐不值那个价格,口感就不说了,营养很不均衡,碳水化合物太多,蛋白质太少,维生素就那样吧,好在每天有个水果。带回来的维生素片也算是立功了,正好吃完。配餐时间也及其不规律,比如今天 16:45 收到了晚餐,请问我是应该等它冷凉了再吃吗?

俯瞰风景

空之境界让我想到了这个标题这个标题让我想到了《空之境界》。

alt 一日三餐,三

窗外的风景还不错,我很喜欢这种错落有致的感觉。

日行一善

讨论:隔离的收费标准

疫情是突发事件,有其专款。所以我认为强制隔离并强制自费的本质就是在归国的人身上收了额外的税,用于疫情防治。所以这笔钱我究竟该出多少?我认为底线是成本价。因为我本可以在家隔离,是(上海)政府强制我定点隔离,我没得选。这样如果收取的费用高于成本价,那就是不合理,就是霸王条款和强制消费——把我绑架到了一个地方,强制我进行消费,而我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若不然,按照自由市场,我为什么非要在你这里住上十几天让你赚钱呢?说好的共渡难关抗击疫情呢?怎么就变成了榨取一部分人的钱来充实另一部分人的腰包呢?还是说我们不配做人民呢?从当初的 200 一天变成现在的 400 一天,上海政府的这种做法如果不是在拉动本地内需和经济,那是什么呢?摸着良心说,那些吃的,批发价能卖到 65 RMB 一天?在外面的不都是商人,也有屌丝穷苦学生,而他们连选都没得选,真可怜。而且说穿了我也不是回来避难的,艹。

收费不合理什么的,那是你们太穷了。从不去解决问题,而是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难怪这土地上后来也没什么带哲学家,可能都被解决掉了。

最近(在飞机上)浅浅地了解了祁克果(索伦·奥贝·克尔凯郭尔)的思想,感觉说是目前为止最为绝望和悲观的也不为过;但其对我个人来说,同时也很温暖。所以打算摘录一些话语,权当复习。

重要的真理是属于个人的

在绝望之前,还是先说说令人感到温暖的地方吧,不然也太劝退了。

祁克果认为浪漫主义者的理想主义与黑格尔的“历史观”都抹煞了个人对自己的生命所应负的责任。……祁克果认为,与其找寻那唯一的真理,不如去找寻那些对个人生命具有意义的真理。……真正重要的真理都是属于个人的。只有这些真理“对我而言是真的”。

八加四等于十二,这是我们绝对可以确定的。这是笛卡尔以来每位哲学家都谈到的那种“可以推算的真理”。可是我们会把它放在每天的祈祷文中吗?我们躺着时会去思考这样的问题而不去想我们什么时候会死吗?绝不是的。那样的真理也许“客观”,也许“具有普遍性”,但对于每个人的存在却完全无关紧要。”

可能是过于认同,我觉得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若有,可能也就是举几个具体的例子。注意这里不是说“真理是属于个人的”,前面又限定词“真正重要的真理”。

……因为重要的并不是基督教是否真实,而是对你而言,它是否真实。中世纪的一句格言“我信,因为荒谬”也表达了同样的想法。 ……正因为它是非理性的,所以我才相信。如果基督教所诉求的是我们的理性,而不是我们的另外一面,那它就不叫做信仰了。

现代都市社会中的个人已经成为“大众”了,而这些大众或群众最主要的特色就是喜欢说一些含糊不确定的话语。他的意思就是每一个人所‘想’、所‘相信’的都是同样的东西,而没有人真正对这些东西有深刻的感受。

“我信,因为荒谬”,这里的“信”是指信仰层面的相信。我认为世界上很多事物无关乎对错,只关乎信仰。真能认识到这一点的话,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多无意义的争端了——但通常至少有一方是认识不到的,而要一味地委屈认识到的一方去妥协没有认识到一方,也是不现实的。我猜测或许这也是祁克果逐渐讨厌世人的原因。

后来祁克果逐渐也厌弃世人、耻笑世人,并因此而逐渐成为后来易卜生所描述的‘人民公敌’。”

生命的三个阶段

即“美感阶段”,“道德阶段”和“宗教阶段”。想看“骆驼、狮子和婴儿”的请出门左拐。

祁克果认为生命有三种不同的形式。他本人所用的名词是“阶段”。他把它们称为“美感阶段”、“道德阶段”和“宗教阶段”。他用“阶段”这个名词是为了要强调人可能会生活在一个较低的阶段,然后突然跃升到一个较高的阶段。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活在同样的阶段。

活在美感阶段的人只是为了现在而活,因此他会抓住每个享乐的机会。只要是美的、令人满足的、令人愉快的,就是好的。这样的人完全活在感官的世界中,是他自己的欲望与情绪的奴隶。对他而言,凡是令人厌烦的,就是不好的。典型的浪漫主义者也就是典型的活在美感阶段的人。……一个从美感的角度来看待现实,或自己的艺术,或他所信仰的哲学的人,就是活在美感阶段里。他们也可能从美学的角度来看待痛苦或悲伤,但这只是虚荣心作祟罢了。

……一个活在美感阶段的人很容易有焦虑或恐怖和空虚的感受。但果真这样,他就有救了。祁克果认为,害怕几乎是有正面意义的。它表示这个人正处于“存在的状态中”,可以跃升到更高阶段。可是你要不就晋升到较高的阶段,要不就停留原地。如果你不采取行动,而只是在即将跃升的边缘徘徊是没有用的。这是个两者只能择其一的情况,而且没有人能够帮你做这件事,这是你自己的抉择。

……道德阶段的特色就是对生命抱持认真的态度,并且始终一贯地作一些符合道德的抉择。这种态度有点像是康德的责任道德观,就是人应该努力依循道德法则而生活。祁克果和康德一样注重人的性情。他认为,重要的不是你认为何者是、何者非,而是你开始在意事情的是非对错。相反的,活在美感阶段的人则只注重一件事是否有趣。

祁克果从不认为道德阶段是很圆满的。即使是一个敬业尽责的人,如果一直彻底地过着这种生活,最后也会厌倦的。许多人到了年长之后开始有这种厌倦的感受。有些人就因此重新回到美感阶段的生活方式。可是也有人进一步跃升到宗教阶段。他们一步就跳进信仰那“七万吋的深渊里”。他们选择信仰,而不选择美感的愉悦和理性所要求的责任。虽然“跳进上帝张开的双臂”也许是一件很令人害怕的事,但这却是得到救赎唯一的途径。

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确实能明显地感受到这三种不同的“形式”,且在其间反复横跳——但我不想称其为阶段,因为于个人自身而非整个社会而言,我并不认为宗教阶段高于道德阶段,甚至不认为道德阶段高于美感阶段。

先说美感阶段。美感阶段也就是大部分人所谓的“活在当下”吧,可能是没有节制的放任不管的消极的那种。文中也提到了,“这样的人完全活在感官的世界中,是他自己的欲望与情绪的奴隶。”,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度的问题。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在现在这个资本主义社会,是有个恶性循环在培养美感阶段的人类的:被剥削和压榨的 996 奋斗逼经常活得很累,这通常会导致意志力降低,回家后便只想着或者只能去娱乐——毕竟“我都那么‘努力’了”;而且这通常还伴随着大吃大喝、疯狂购物、手抖课金、嫖娼等,结果就更没有时间、精力、财力去改变自身的处境。而这恰恰正是剥削者喜欢的事:一种可持续的压榨。所以他们才鼓励修福报。

再说道德阶段。“努力依循道德法则而生活”其实并不会很累——如果周围的人也是如此的“努力依循道德法则而生活”。但这个前提本身就是不可能的,至少我认为在当下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下飞机后就总能碰到“丢了钱包的外地人问我有钱吗,ATM 取出来也行,微信转账也行”。所以目前只能是活在一些不道德的人当中,每天看着傻逼行贱,心自然是很累的。倘若不累的话,想必已经达到佛陀或者耶稣这种神话人物的境界了吧。

这里又想说一句题外话,我们口中的道德,我认为其一般仅仅代表着某个文化中的大部分人的意识形态或者说评判事物的标准。两级的人,不说做的事吧,其思想常常是不道德甚至大逆不道的。但我认为这如果这不伤害到别人,通常也并没有什么错。最近在看罗翔的刑法课堂,那就举个刑法的例子吧。中国的法律认为 3 个人(及以上)在一起性交就是“聚众淫乱”。那聚众淫乱道德吗?一般认为法律是底线,所以触犯法律的都是不道德的,所以简单地推出聚众淫乱不道德。但我个人认为 3 个人(及以上)都没意见的话,低调行事,那就是无所谓,毕竟,人家怎么活我们管得着吗?且低调行事也不会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其实我猜测,法律定这个罪,或多或少也可能是在保护普通人的利益吧,至少实际效果上是保护了,就像一夫一妻制。

最后说宗教阶段。在道德阶段活累了,确实会“横跳”进“美感阶段”或者“宗教阶段”。祁克果的“选择信仰,而不选择美感的愉悦和理性所要求的责任”以及“虽然跳进上帝张开的双臂也许是一件很令人害怕的事,但这却是得到救赎唯一的途径”于我个人而言,其实仍然是一种悲观或者说别无选择的救赎。我选择宗教信仰,其实是实属无奈,因为既不想回到美感的纵欲,也不想终身活在“道德的阴影中”。而原文的“令人害怕”和“唯一途径”就已经显得很悲观和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绝望阶段

最后再看看维基百科中对祁克果的一些解读。这一块就只剩下真正的绝望了。

祁克果其著作《致死的疾病》中,认为绝望是不接受自己不想要的自我或固执于现状的自我、最终“失去自我”,认为这也就是基督教所讲的原罪。绝望的人不一定知道自己绝望、也不一定感到痛苦。最低层次的绝望在无知的人,一心只知世俗物事;这类人没有自我意识,不认识自我的永恒性,更不知道自己陷于绝望。另一些人意识到自己为渴望得到某些世俗物事而绝望,但仍没有自我永恒性的意识。另一些人开始意识到自我、永恒性,也意识到自己为世俗物事而绝望的软弱,为此他们也就不愿接受这个自己,结果陷入另一种绝望。再进一步,一些人决定接受软弱,听天由命,承认自己的永恒性。进而,他们要愿意接受当前的这个自己。他们可能选择靠着“信仰的飞跃”重获希望,脱离绝望;可是他们也可能选择视绝望为最终真理,将自己置于永恒的绝望中。

于是,人在不同存在层次也就有不同的绝望。感性的人为世俗物事而绝望,理性的人也就为拒绝自我或选择视绝望为最终真理而绝望。信仰是脱离绝望的唯一方式,选择信仰也就是实现自我的唯一法门。

还真是把绝望刷在公频上通篇的绝望。

其实我觉得这里的思想与上面的“三个形式”是相辅相成的,且更为悲观,即活在每种形式的人都有自己的绝望——如美感阶段的空虚、道德阶段的厌倦——因此会想要救赎。

但这里更重要的是如何与“不想要的自我或固执于现状的自我”达成和解。祁克果认为,“信仰是脱离绝望的唯一方式”——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be free(注 1)。不知道是怎样的人生经历给了他这样一个“如此绝望的脱离绝望的方式”,我感觉祁克果本人正是他口中的“选择视绝望为最终真理,将自己置于永恒的绝望”的人。

突然有种物哀的味道——如果不是真的绝望,谁又会去思考救赎呢?

注 1: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be free 既是“脱离绝望的唯一方式”的字面翻译,也是《A Perfect Indian》中的最后一句歌词。这音乐当配菜还挺好的,可以听听。顺带一提,这位女歌手唱这首歌时基本是个光头形象,剩下的自己想吧。

处理完家电、扔了十几袋 45 L 的垃圾后,就这样左手推着右手拉着前胸挂着后背背着(行李)匆忙地离开了生活了 3 年多的地方——本想说这辈子应该连路过都不会路过了,但仔细想想,其实大多数生活过的地方都是这样的吧。

南行德的最后一个落日
alt 南行德的最后一个落日

本打算在南行德处理完垃圾后回“粉红宿舍”睡个好觉然后第二天再去等着查房还钥匙的,但垃圾的量实在太大根本处理不完。还好中途目标明确,优先处理了粗大垃圾。之后跟时间赛跑,赶了个接近末班车的车次。结果就是 6 小时候后又在车上了,两天睡了不到十个小时 wtf 😳。(累的同时感觉自己一个人老厉害了,仿佛回到了 4 年前。)

这时间点,要是在中国就没地铁咯
alt 末班车

“杳无人烟”的月台
alt 末班车的站台

一坨行李
alt 一坨行李

顺便,我一个千叶的种地乡下人,进京一趟真的不容易,就“顺路”考察了一下这边的防灾模式。首先,这边的法律是没有能限制公民移动的条例的,所以无法禁足,东京封城的本质也就是“劝您行行好”。所以东京都政府一开始的措施是建议关闭人多的非必要的封闭室内场所,如咖啡店、茶馆、图书馆。我去的那一间综合商场,里面的大部分店铺也是关闭的,只有稀疏的店铺开着,如手机维修点;且需要跟里面的店铺预约后才能进入。商场的电梯也重新编程了,比如设置成自动往返 1 楼和 7 楼的模式,不需要用手按——实在不行也有人帮你按——顺带一提,电梯前的向导小姐姐还挺漂亮的。邮局等地方也实行了限流,办业务需要在邮局外面稀疏地站着等着,而不是坐在里面。且窗口设置了隔离塑料,超市和便利店等地方也是这样。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乱用,东京的病例增长还是压不下去。于是我刚搬来的这一天,东京都宣布提高“自肃”强度,措施如取“禁止停车”🤔,还挺机智的,“出门就去近的超市买东西吧,憋虾🐔吧开车出去浪了”。

淡路町地铁口
alt 淡路町地铁口

某商场,电梯旁
alt 某商场,电梯旁

某商场,7F 一隅
alt 某商场,7F 一隅

顺便告诫各位泡沫型肥皂一天不能用太多次,用完后手会脱脂,如果不想像图中那样的话(没了油脂干粗活容易出血)。

被去脂的手指
alt 被去脂的手指


(这游戏的剧情还真不赖(滑稽))

AI 夸夸器

最近突然火起来了一坨夸夸群😳。那么,是不是可以省去人工的烦恼,用 AI 做一个赞美富婆夸夸生成器。

除了夸人,还可以拓展一下,让其兼职诗词鉴赏呀、图片和镜头赏析赏析等等。

每个人格各自爱上一个不同的人

有没有如下设定的小说、电影、动画之类的:女主或者男主是多重人格,而每个人格都喜欢(爱)一个不同的人……大概可以写不同的人格间相互竞争甚至泯灭其他人格,又或者达成和解与一致?

TAI构想

  • Rule-based plus neutral network based learning and acting

  • Allow an AI itself to add new rules.

  • The rule could be somehow sorted or clustered by tags, which allows it to efficiently apply (calculate with) only relaxant rules.

  • rules have weight. set a threshold, rules whose calculation results (impact) exceeds the threshold take effect (contribute to the final action)

  • update rules and weight of rules after decision and learning.

  • why not genetic algorithms?
    (If we wish an AI) to be like a human, the AI must have physical bodies and sensors like human (from a fiction.)

  • AI may create their new languages when studying human languages. Perhaps I need to learn how to talk with them.

  • 在对方可能不熟悉的語彙中,以超連結明示背景資訊。

聊天机器人需要有自己的人格。才能回答很多问题。也是一致性吧。

以下摘自《艾比斯之梦》

人類擁有的各種本能也被建模、載入核心,諸如想要保護自己不受到傷害的欲望(自我保存本能)、想要打勝仗的欲望(戰鬥本能)、想要理解無法理解的事(求知欲)、想要保護幼小的欲望(母性本能、父性本能)等。不過,無法給予種族維持本能。人們認為假如AI受到想留下自己的子孫這種欲望驅使,無限制地複製自己的話,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最麻煩的是該不該將性慾載入核心這個爭論。身為開發者的雷龍伯格和野中一開始認為,性慾是讓AI理解「愛」所不可或缺的。因為「想要抱緊心愛的人」這個想法,顯然和性慾密不可分。但是那麼一來,必然要給機器人性別,這意謂著必須在機體植入生殖器官。他們的研究一成為話題,網路上立刻充斥「擺動金屬陽具的機器人」的想像圖和下流的玩笑話,受到基督教基本教義派團體和女權團體的強烈抨擊。兩人對這場騷動感到厭煩,最後決定不載入性慾。

但相對地,給予了核心虛擬的性別,載入「想看異性的機體」、「想接近異性的機體」、「想討異性喜歡」等欲望。雷龍伯格他們解釋這些本能是為了填補被刪除的性慾。愛是一種想要守護對方、待在對方身旁,帶給對方幸福的感情,未必需要性關係。

如此一來,產生了「那不是眞正的愛」這種反駁,但是雷龍伯格他們希望避免陷入「眞正的愛是什麼」這個麻煩的爭論,極力主張AI的感情不必和人類的完全一樣。植入核心的機器人會像人類一樣反應,但機器人是否眞的擁有和人類一樣的感情,則是一個無法判定的問題。因此,「擁有和人類一模一樣的感情的機器人」這個目標是個幻想(我無法斷定自己的虛擬機體快被破壞時感到的不快,是否和人類感覺到的『可怕』一樣。我只能沒把握地推測,大概是因為人類在這種情況下會感到『可怕』,所以我也稱這種感覺為『可怕』。我無法提取人類的感情,和AI的感情作比較)。

本能的參數能夠以初期設定改變。一旦本能太強,機器人就會發生框架問題而不能動彈。舉例來說,如果自我保存本能太強,機器人就會害怕微不足道的危險,而無法採取任何行動。當然,本能太弱就不會到達技術突破的階段。許多研究者經過一再的實驗,結果發現AI要到達技術突破的階段,不可或缺的是自我保存本能,其他本能不怎麼强也無所謂。

擁有推論引擎的TAI,也是理想的翻譯軟體。不會像二十世紀的翻譯軟體一樣,把「She issafe」譯成「她是保險櫃」,或者把「put money in thebank」譯成「把錢放在河堤裡」。因為我知道女人不是保險櫃,而錢不是放在河堤裡。

日期:2013 年 11 月 7 日

有时候不禁会想,个体性和社会性,到底哪个才是人与动物的区别。

大二之前,我是个好学生,更是个好公民。我曾深信不疑,反正无论什么,照搬高等教育教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等的教科书上的就是了。人类凭借其智力,发展了日益庞杂与完善的社会体系。“团结就是力量”,人类抱作一团,成为了地球的主宰者。

我们自幼接受同样的教育,直到大学毕业,或许还得到研究生或者博士w生毕业。有一群人会警告我们说,“上学是幸福的,要知道中国还有很多孩子无法得到教育”。然而教育又带给了我们什么切实的东西呢,大多数人似乎只是更好地成为了社会之巨大机器的一个齿轮或者润滑剂。其社会性有了质的提高的同时其个体性却是越发微弱,直至消失殆尽。社会性的一个好例子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做出的决定,出口的话语,都要让一个集合中的大多数元素满意。似乎也由此产生或者说定义了是非、善恶。“一个行为是善的当且仅当它使得集合中的大多数元素满意;一个行为是恶的,当且仅当他使得集合中的大多数元素感到厌恶。”……社会活动一直都是在投票中进行,教科书中的文章想必也是由投票决定的吧,该对哪个年龄段的人施以什么样的诱导,以及预计的收益。

人若能发现自己属于主流,或者是多数的一方,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因为他的大部分行为是善的、对的,是被大多数元素支持的。或者可以这么说,他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由大多数元素的行为线性表示出。他并无独特之处,他的一切观点,他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由其他元素进行线性组合而得到。他同大多数元素一样,生活在一个超级圈中,延伸至一个超平面。也因他无特别之处,他却正是多数元素所需要的。因为这个超平面是多数元素维持的,他们是平面的一组基,也是评价和组合成其他“多数元素”的必备品。单独的一个元素,伴随着生老病死或是参与运算,总该是会消失的。这时候就需要并无特别之处的人去接手,一切都是使得这个平面得以维持,而不至于漂移到其他空间。

因此一个人若是不能被其他人所代替,其是何等的可悲。他是一个 outlier,世界上没有人会同意他的观点,没有人会尊重他的行为。尽管他和别人只有那么一点的不同,但他就是不能惬意地生活在那个超平面中。多数元素对他所做的,除了研究,绞杀外,最仁慈的也莫过于给他一个圈子,不准他随意进出其中。然而现阶段,多数元素最应该做的,不过也是他们最不可能做的,便是重组这个平面,让 outlier 参与组成新的基。虽然这么做,可以使得这个超平面更加的广阔,也能使得很多 outlier 成为多数的一方,但这种事情,最多也就是在梦中做做罢了,没有基元素敢这么做的,因为他们生怕自己也变成 outlier。